y2h1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>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木桑道人的打算
    袁承志的死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,消息早晚会传开,慕容复的意思其实是想试探一下老头的口风,看他们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接替袁承志的位置,若能在短时间内选出一个威望足够、能力足够的人担任新首领,起码军队不会说散就散,多少还能保住一些元气。

    但木桑道人好似没有听出他话中所指,苦笑一声道,“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办法,能拖一天算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复眉头微皱,干脆明言道,“这么拖下去不是办法,三军不可无帅,能早一天选出新首领,便能早一天收拾局面,重振士气,否则等消息传到吴三桂的耳朵里,那可就万事皆休矣。”

    木桑道人闻言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,端起茶碗抿了一口,这才慢悠悠的问道,“那依公子之见,何人能担此大任?”

    这本是金蛇营内部的问题,有没有结果说一声就是,他却询问慕容复的意见,试探之意不言自明。

    慕容复也给气笑了,深深看了老头一眼,“我看道长就很合适,以您在金蛇营的超然地位,无论武功,声望,足可胜任金蛇营下一任首领。”

    木桑道人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句,不禁愣住,半晌才苦笑着摆摆手,“公子就不要笑话老道了,实不相瞒,承志一死,老道已是心灰意冷,万念俱灰,若非这个烂摊子得有人收拾,老道一早就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慕容复一直盯着他的脸庞,似要瞧出什么破绽,但令他失望的是,老头神情黯淡,眉梢眼角疲态尽显,倒颇有几分心力交瘁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无意争权夺势么……”慕容复心里如此想道,其实想想也正常,木桑道人若真的贪恋权势,早在袁承志活着的时候他就有大把机会,何至于等到今天。

    略一寻思,打消了心里的怀疑,慕容复坦言道,“既然道长有心收拾这个烂摊子,而本公子也不想坐视金蛇营就此消亡,咱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,你到底有没有办法挽回局面?你要知道,我慕容家的兵甲辎重已经在路上了,如果你没有办法就趁早说,我也好趁早给他们传信,免得白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不假,运送如此巨量的一批装备,从江南到山东,所耗费的人力物力绝非一个小数目,他必须早做决定,否则慕容家的损失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木桑道人闻言脸色不由凝重了许多,沉吟片刻正色道,“公子快人快语,老道就不拐弯抹角了,其实老道的想法是找一个人代替承志,先应付了眼下局面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慕容复听到这话不由一愣,半晌才反应过来,“道长的意思是,找人易容假扮,冒充袁承志?”

    木桑道人缓缓点头,“不错,除此之外,老道实在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复脸色有点古怪,说实话,这个想法他也曾经有过,而且还是在袁承志死之前,既然袁承志的身份地位没法替代,那为何不替代他这个人呢?毕竟慕容家的易容术已经发展成熟,做到以假乱真并不难,当初让赵洪替代耶律洪基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。

    但后来这个念头还是被打消了,袁承志跟耶律洪基不同,耶律洪基是辽国皇帝,身份尊贵,至高无上,只要赵洪不露出太大的马脚,基本没人敢怀疑他,就算有些许疑心,也不敢轻易表露,等挨过初期那段最难熬的时间,赵洪便可放开拳脚,大肆替换身边之人,一点一点将辽国掌控在手。

    而袁承志不一样,他待人宽厚,跟身边的人称兄道弟,打成一片,跟不少江湖豪杰都有过命交情,想要不引起这些人的怀疑很难,除非能复刻出一个性格脾气乃至记忆都一模一样的“袁承志”,一旦露出半点马脚,有极大可能会被立马戳破。

    当然,除此之外慕容复还有一层顾虑,那就是温青青,他已经得到这个女人大半的心,若杀了袁承志,二人就此陌路,实在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而今袁承志死了,木桑道人又提出这样一个办法,可以说一下子将这两层顾虑都打消了,因为众高层都知道“袁承志”是假的,根本不用怀疑,那么扮演袁承志的人也就不用费尽心机去掩饰什么,相反其他人还会帮他掩饰,而温青青纵然心有芥蒂,毕竟真袁承志不是他杀的。

    慕容复有一点心动,脸上还有那么点不自然,干咳一声,略微扭捏的说道,“这个……恐怕不太合适吧,本公子平时还是很忙的,有很多大事等着本公子去处理,怕是抽不开身啊。”

    木桑道人听到这话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,半晌才颇为委婉的说道,“公子可能误会了,这点小事怎敢劳烦公子出手,随便找个金蛇营的人就能办了。”

    他将“金蛇营”三字咬得很重,意思很明显,就算要假扮袁承志,也只会找自家人,你就别多想了。

    慕容复会错了意,不由脸皮发烫,没好气道,“那你来找我做什么,你们自己商量着办不就完了!”

    木桑道人有点想笑,似又不敢,老脸憋得通红,但见慕容复脸色越来越黑,他连忙平复心情,用一种颇为严肃的口吻说道,“话不能这么说,贵我两家如今已达成同盟,这事还是要与公子商量一二的。”

    慕容复听到这话顿时反应过来,假扮袁承志应该是已经商量过了的,甚至已经定下了,之所以到他这来演这么一出,其实是想稳住他,在现在这种局势下,他此前答应给金蛇营提供的兵甲装备变得更加重要,如果他这个时候抽身,无异于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此外,这事也必须先跟他通气,毕竟昨晚还有不少他的人在现场,如果他这边守不住秘密,金蛇营的计划完全是白搭。

    想通其中关节,慕容复心情一下好了起来,故作吃惊的看着老头,“同盟?贵营何时与慕容家结成同盟了?道长可不要乱说话,这份荣誉我慕容家承受不起,万一引来某些人的敌视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木桑道人对此似乎早有几分意料,也难怪,以面前之人的奸猾,不坐地起价那是不可能的,幽幽一叹,“公子不必拿话挤兑老道,想怎么样直说吧,反正金蛇营的情况你都清楚,最坏不过是原地分家散伙,真到了那一步,老道也就真解脱了,从此归隐山林,修身养性,落个逍遥自在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说,反倒将了慕容复一军:你要愿意继续合作,那我也愿意出力一搏,你要不愿意,大家一拍两散,反正我的后路已经想好了。

    慕容复瞪了老头一眼,心里有点恼火,却不得不静下心来细细衡量其中的得失,找人假扮袁承志固然是一条妙计,但其中的风险也不小,昨晚现场那么多人,只要有一个人嘴不把门,计划便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一旦计划失败,双方承受的后果也不相同,金蛇营了不起被打回原形,由一盘散沙变成另一盘散沙,可慕容家承受的代价就太大了,费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,非但没能达成目的,还要损失大批兵器,两相对比,说天壤之别并不为过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事也不是半点好处没有,只要过了吴三桂这一关,往后便等于拿住了金蛇营最大的把柄,他可以凭此光明正大掺和金蛇营内部之事,若操作得当,直接控制金蛇营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一支发展了十余年的义军组织,别的不说,十数万军队是实打实摆在那里的,即便这支军队战力低下,军纪也谈不上严明,其中还有各种各样的小问题,比如匪气难除,山头、门户、地域抱团现象严重等等,但对于慕容复来说,这些都不是问题,只要军队到他手里,他有大把的办法可以解决。

    问题是现在这盘散沙能过吴三桂那一关么?袁承志已死的消息真的能够瞒得住么?

    这其中实在有太多的不可控因素,完全就是一场豪赌,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。

    思绪良久,慕容复始终下不了决心,虽然他很喜欢跟人打赌,但那都是在把握十足的情况下,才会故意给别人下套,像这种全无把握或者说把握很小、而风险又很大的事,他是不会轻易下注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多少把握?”慕容复开口问道,顿了顿,又强调一句,“我是说假袁承志的身份不被戳破。”

    木桑道人面色一喜,随即皱眉思索起来,半晌答道,“八成,昨晚亲眼见到承志尸体的人就只有你刚才见过的那几个,外加青青,他们都会守口如瓶,至于……至于公子府上那几位,相信也不会乱说话,其他人纵然有所怀疑,可毕竟没亲眼见到尸体,只要尽快让‘承志’在人前露面,便可消除他们的疑虑。”

    “吴三桂打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公子多虑了,既然‘承志’没死,人心就不会散,该怎么打还怎么打,打赢了是造化,打不赢那也是天意如此,人力不可为。”

    木桑道人说着又叹了口气,颇有几分意兴阑珊之态。

    慕容复挑了挑眉,“可毕竟袁承志已经死了,下面的人不知道,你们这些高层可都是一清二楚的,你能保证所有人都跟你一个心思,尽心尽力打赢此仗?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一个要命的问题,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,金蛇营底下的人之所以没有凝聚力,从根子上来说,就是上层人物带的头,这些个头目表面上一团和气,暗地里没少勾心斗角,以前还是因为袁承志在,大家颇为克制,现在袁承志不在了,谁知道他们心里在盘算什么?

    别以为这些人满口忠义就真的忠义了,君不见天地会风际中,那可算得上“忠义”的楷模了,实际上却是康熙的人,天知道金蛇营里有多少个“风际中”,又有多少个会在生死关头选择变节的人。

    也不需要多,一个足矣,一个就能致使全军溃败,满盘皆输。